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新闻详情

Dotaer爱台妹台妹爱人心——Imba传媒主持立

网站编辑:bob体育官方平台-bob体育平台登陆-bob体育官方网站 │ 发表时间:2019-10-31 02:50:00 

  不是比分,不是战术分析,也不是贴吧节奏。很难想象,一整天顶级对抗的电竞比赛打完,关于比赛的种种讨论,都被一档深夜谈话节目抢了风头。

  这是发生今年Dota2国际邀请赛(Ti9)期间的场景。盛夏的8月中旬,每天激烈的淘汰赛打完,官方直播间就会播出一段啤酒短片,片尾浮现几个带霓虹灯特效的字:刀塔之夜。

  刀塔之夜是一档V社牵头出品的深夜谈话类节目,在播出的一周里,它就像咕咕下肚的啤酒,冲淡了中国观众们对于比赛本身的焦虑,清爽得让人不自觉沉浸其中。

  在形式上,刀塔之夜并无新奇之处。每期请来几位有名的圈内人士,大家坐下来聊天。

  刀塔之夜的亮点,几乎都在内容上。节目从梗文化出发,以非常大的“尺度”引申出了诸多喜闻乐见的话题,聊天内容百无禁忌,被观众戏称为“节奏之夜”,但唯独不谈版本、比分、操作,气氛则在温馨、正经、阴阳怪气间流畅切换。

  节目的最后一天,前Ti冠军香蕉对新人“不要打假赛”的忠告,更是完美呈现了节目“贵在真实”的内核。“就这句话,这个节目做六天,我不拿钱都值得”,这也是立蓁小辣椒最喜欢的节目段落之一。

  立蓁小辣椒是刀塔之夜的主持人,真名张立蓁,土生土长的台北人。

  某种程度上,被推到台前的她才是这档节目的最大发现。此前她并没有在刀塔相关的节目中亮过相,但“初生之犊不畏虎”的她,扛起了引出话题、控场接梗、逗乐调侃、化尴尬为神奇的重任。

  有人说,立蓁将刀塔之夜这档很容易变成自嗨尬聊的节目,活生生做成了一档无尿点的台湾综艺节目。

  观众们接纳了这个陌生的面孔。不出几日,刀塔之夜的直播间就飘满了“我爱台妹”的弹幕。她深厚的主持功力,敏锐的反应能力,甚至是对刀圈的适应性,都令人折服。

  上周的一个下午,我在一家咖啡店见到了立蓁。此时距离刀塔之夜结束已经过去了两个月,有变化的是,她已经不单是一档节目的主持人,而是越来越多出现在镜头前,不变的是她良好的口碑,“我爱台妹”绝对不是一个过时的梗。

  我们当然谈了刀塔之夜。在立蓁看来,虽然节目只持续了短短六天,但它已经无意间打破了中国电竞圈的某些枷锁,嘉宾们不再对节奏、争议、笑料讳莫如深,而是愿意在镜头前展现真实的自己,勇于发表内心的观点。

  但我更好奇,为什么她会突然出现在刀塔玩家的视野里,她又是以什么心态从一名CF官方解说,转型到一个不熟悉的领域,她为什么能在舞台上如此从容,她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的...

  为此,我们不可避免地聊了大量关于她个人成长的故事。这些隐秘而深沉的过往,或许无法勾起所有人的兴趣,但确实塑造了“立蓁小辣椒”现在的模样,让她从一个家教森严的科研生,变成了一个拥有上千场主持经验、九年电竞圈从业经历的资深主持人。

  大学期间,因为家庭和外界的种种压力,立蓁患上了抑郁症,直到今天她还是偶尔会陷入低落的情绪中,但慢慢地,她学会了与自己相处。

 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,在立蓁的语境下,她总是能自如地使用一种歇后语式的乐观——原谅我这么概括——前一秒还在谈痛苦的事,后一秒她就自己消解掉。

  先天左耳失聪,不在意,反而省了高端耳机的钱;遭遇车祸,很倒霉,但卧床的日子让身体变得很好;父母先后过世,很崩溃,但也让她重新审视家庭、亲人的意义;刀塔之夜,肯定有遗憾,但“我喜欢它不完美的样子”。

  如果说,有什么能把立蓁从多愁善感中拉出来,那可能就是主持了。两次人生的重要决策——进入电竞圈、从台湾到大陆发展——都是立蓁在情绪低谷中毅然做出的选择。

  而在主持工作中,最吸引她的永远是人,那些在行业里拼搏、奋斗的人。她喜欢看选手在困境中重拾自我的状态,她喜欢在电竞圈追求真实的理念,她也希望通过自己的采访“让观众想起来,这些人其实跟我们一样是有血有肉的”。

  在正式确定之前,有个电话面试,是和V社的制作人聊。我上来第一句话是“我不会玩刀塔”,我只玩过人机,不敢说自己是会玩的,诚实是上上之策。

  我真的不知道他去哪里看到我的主持视频,我也不认识他,他也不认识我,光靠一个电话,人也没见到,问了几个问题,他就说好,OK,那就用你了。我想,你们V社做事就是这样吗?(笑)

  V社是个不喜欢墨守成规的公司,他们希望刀塔之夜上,不要再去在聊版本,聊某个选手的某个英雄的操作,所以大胆去启用一个刀塔观众不那么熟的主持人。

  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节目的内容是什么,甚至来宾名单都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时候,V社的制作人就给了一个非常清楚的目标:

  我们平时看过太多,选手、解说、主持在赛场上,官方的那种刻板严肃的印象,而刀塔之夜想呈现他们更鲜活、更有人间烟火气的一面。羞涩?可以啊,就让他羞涩,喜欢讲骚话?没关系啊,就让他讲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可爱之处,我们不会直接说出评价,而是透过问答,让观众发现他们的小特色,留下更深的印象。当然我们并不是说要让他们出丑什么的,这绝对不是我们的本意。

  在刀塔之夜之前,我对刀圈的梗完全不了解。这就要感谢我的同事,还有另一个公司的现场导演,他们都是资深刀塔粉丝,我先从网上找了很多资料,他们会帮我分辨真假,顺便补充很多信息,最后把所有内容串起来。就这样从8月12号准备到19号,节目播出期间,虽然是晚上播,但可能从早上、下午到晚上就一直在练习。

  我看到有人形容我的采访,像是连环套,就一环扣一环。

  像我问嘉宾一个很中性的问题,他是喜欢做选手、主播,还是战队老板,他回答,但我不会直接去问为什么,而是找一个比较搞笑的高光时刻,比如他说喜欢当战队老板,我说“那么你们这个队伍的战绩,好像不太好呢”。

  还比如我问B神,你是喜欢塞拉还是R神,他如果选了塞拉,我就说“那你不会心疼这400万吧”。不管他选哪个,我们都会准备好下个问题。

  大家好像看起来很轻松写意,但背后做了完整的准备。很多节奏,甚至是黑历史,不是不能谈,看你怎么谈。我们竭尽全力猜他会回答什么,然后再针对他的回答去设置延伸问题。做完功课,V社的人会在旁边陪我练习,所以每次我上去是不用带手卡的,一气呵成。

  最早电话面试的时候,V社的人也说过,他不知道观众会不会喜欢刀塔之夜,如果效果不好,可能做个1、2集就没有了,所以我心里想,只要六天节目能做完就圆满了。

  第一天上台前,我问V社坐镇现场的制作人,你最讨厌什么主持风格,他说我最讨厌叽里呱啦的,我心里一咯噔,就默默走走开了,你知道吗?在导播喊321的时候,我脑袋里千头万绪。

  节目结束下来,我发现手机在狂震。没想到有这么多人看。我记得开场前还有人跟我说,不用担心,一般人看完比赛就关了啦,谁会熬夜看这种深夜节目啊,就走个过场。结果我好多朋友在看。

  导演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超激动,他说他们打开了所有平台的直播间,他第一次看到一面倒的好评,第一次几乎所有平台的所有观众都表达的是正面、喜欢的情绪,大家都很兴奋,然后我就哭了。天哪,那种很紧张的情绪在那一刻释放。

  我出来看到V社制作人就鞠了个躬,第一句话是,“真的很对不起,我就是叽里呱啦的”。他就说,我个人不喜欢什么不是很重要,重点是大家喜欢什么,当所有观众都喜欢这个节目的时候,就代表我们做对了。

  总体来说,刀塔之夜的工作,我可以给自己打到61分,差不多吧。我在微博上说,有段时间我压力很大,自认为没有把节目里的东西表达完整,就是女生在一起的那期。

  我本来更想凸显女性比较细心、情感丰富的那一面,比如小鸽子的乐观阳光、Yuno面对感情很好的处理方式,我都没有表达到位。有的观众不喜欢,说太像姐妹淘聚会了。最后拯救我的还是V社那边的人说,你们就是一群女生啊,不然你们要怎么聊。

  很多当下觉得是缺点的东西,回头来看,正是那些不完美的地方,让大家有那么强的感染力和共鸣,我们不是为了喧哗而喧哗,我们要的是真实,就是朋友下班聊天的感觉。这就回到了我们要去展现人情味的初衷。从这个角度看,我们喜欢它(刀塔之夜)现在不完美的样子。

  最后一天,我们做了中国队伍赢和输两种预案,结果中国队伍输了,我们节目就非常难做,既不能太悲伤又不能欢腾。有个环节是让嘉宾们都说一句对中国刀塔的祝福,那天香蕉说了一句话,让我觉得这个节目做六天,我不拿钱都值得。

  我记得香蕉在椅子上扭扭捏捏了十秒钟,我在想,你到底要不要讲啊,正当我要救场接话的时候,他说了一句:“不要打假赛。”

  很勇敢哎,我当场都飙泪了,在大家的努力之下,能(让嘉宾)讲一句真话比什么都值得。就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
  我想大家讲到我的成长经历,第一件会提到的事情,就是我左耳天生是聋的。

  但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OK的,这要感谢我妈妈,她在我长大的过程中的态度就一直是:你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,所以我也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。

  而且左耳听不到的好处可多了。我在游戏里是没有办法分辨声音来向的,打FPS游戏很菜的时候,我就说,我是因为没有办法分辨声音啊,要是我能,那就无敌了。然后还很省钱,我立体声道是分不出来的,别人可能追求几点几声道的设备,对我来说都一样。

  我小时候从来没有接触过游戏。我是属于那种少一分打一下的孩子,家教很严,作业不是写完就好,而是要写的很工整,不行就撕掉重写,每天下课我妈妈就到校门口领我回家了。哪里有时间玩游戏,哪敢啊。

  我妈妈一直希望我能当个律师、医师或者老师。所以我初中念的是女校,高中念的是师大附中,五月天就是这个学校的,高中的时候我就呆在中央研究院做科学研究,然后是用申请的方式进的交通大学(台湾交通大学),我念的是生物科技系,那是医科之外第三类组里分数最高的科系。

  其实我小时候很害羞,也不会想上台去说话,之所以会从事主持的工作,就是被生活逼急了。

  我大学的时候,爸爸经商失败,他没有和家里说就跑出去躲起来了,我们家就一直会有银行来催债,还有黑道什么的,这时我们才知道他的生意出了问题。

  爸爸跑不见,那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没人付学费、生活费了,还要还债,我就要出去赚钱。一开始在学校行政单位打字,后面做家教,根本入不敷出。因为我在新竹念书,交大、清大都在新竹,满街都是博士生,谁要找个大学生当家教啊,大学生家教的时薪就被压得很低。

  那时候就有同学跟我说,去展场当showgirl赚很多钱,所以大学期间我当了很长时间的showgirl。之后也是在展场,我就产生了一个单纯好笑的想法:我来这儿一样是待一天,为什么那个台上的主持拿的是我的两倍,我也要拿满,然后就接触到了主持工作。

  在那之前我完全没有参加过相关的培训,做主持只是因为家里缺钱,一开始做展场的,后来做记者会、发布会的主持,后来拓展到各种典礼、研讨会。直到有一天做到游戏公司的记者会,才接触到电竞这个领域。

  我其实没想过自己有没有主持天赋。直到有一次参加一个非专业的比赛,那是研究院的同学叫我去的,我本来很抗拒,他们就说反正是个机会,参加之后可能会有更多曝光机会呢。

  比赛有个环节是每个选手上台,主持人一对一专访。我知道那个主持人有点想调侃我,因为我资料上兴趣、特长、专长、全部写的是“说话”。你说主持人不diang我吗?

  上台前我可紧张了,但直到上台拿到麦克风的那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我就是吃这行饭的,因为我一拿麦克风心就很定,没那么怕了。

  主持人就说,既然你这么会说话,那就给我说说我手里这支麦克风吧,当时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展会了,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介绍产品,所以我就不假思索地介绍了那支麦克风,叽里呱啦一通。

  说完之后,主持人的下巴都快掉下来,他愣了三秒钟没有接话。虽然那次比赛没有得奖,但对我来说,它让我知道了我喜欢做这个工作。于是,我就去参加了一个真正的主持的比赛——两岸电视主持新人大赛,拿了一等奖,之后就决定做主持了。

  在大学赚钱谋生期间,我还遭遇了一次车祸。这边撞断(指右脸颊),因为我脸撞到了挡风玻璃,现在还有三根钢钉在里面,我懒得去拿掉了,医生也懒啊。但我腿那边就一定要取出来——从臀部到膝盖那么长一个钢钉。

  康复的三个月,你还要保持嘴巴紧闭才能让骨头长回去,医生怕我睡觉不自觉张嘴,他就想了个很残忍的方法:在我上下牙床各打了十个洞,用铁丝捆起来,那三个月我只能喝流质的东西,还要很用力才能从牙缝吸进去,就这样喝了三个月果汁加牛奶,绝对没有油炸辛辣食物,所以身体反而变得特别棒。

  我还记得三个月过后拆铁丝的时候,我真的从手术台上逃出去了,一群人在后面追我,把我拖回去。因为实在太痛啦!

  康复之后我就去复学了,原本学的是生物科技系嘛,但因为已经做showgirl、接触到了主持、电竞这些领域,它们可能更偏传播,所以就学了传播系,但实际上学的东西更多是理论研究,和主持没什么关系。

  毕业之后的第一份电竞领域的工作是去TESL(台湾电子竞技联盟)。最早接触的是星海2,就是《星际争霸2》,接下来是《跑跑卡丁车》和《特种部队》。

  我从来没有玩过游戏,上来就接触RTS真是要了我的命。我一开始不信邪,游戏里的东西好好背下就行嘛,我就去网吧玩了三天,根本没看懂。然后我就去拜托我的同仁,他们轮流一点点教我,他们会把游戏地图的空照图给我印出来,告诉我这个叫什么,那个叫什么,要打这儿的话要用什么战术。这样一年下来,才真正有些适应了。

  公司第一年本来想培养挺多人的,但大多数人都没能撑下来,觉得太苦了钱也很少。为什么我能撑住?因为我爸爸那时候刚过世,我整个人就蛮迷茫的。

  我妈妈是家庭主妇,只有小学毕业,当她遇到婚姻触礁、家里变故的时候,她往往不知道怎么去面对,所以我以前的想法是女人一定要经济独立,在遇到事情的时候,我才有能力把家扛起来,而不是抱怨别人的不负责。所以当我努力去做这件事时,工作就成了我生命的全部。

  但爸爸的去世给我很大的冲击。虽然爸爸生意失败后跑了,但他其实是个特别勤奋、节俭的老实人,他没有太好的商业头脑,但也勤勤恳恳工作了一辈子,后来因为爸爸的事,我和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认识了(立蓁父亲的原配车祸去世后,经过相亲认识了立蓁的母亲),就发现,我爸爸一辈子都把时间花在工作上,跟三个孩子极为不熟。

  这就像两种选择的结果你都看到了,你更不知道往哪里走。但当时这个问题太哲学性了,再想下去我会疯掉,我一定要给自己找一件事情去全身心投入,那就不要管这个东西多难,我原本喜不喜欢。所以我爸爸火葬之后不到一个礼拜,我就去了TESL,然后就一直走到现在。

  2014年从台湾到大陆发展也经历了一个情绪低谷。

  2014年夏天,TESL的年度总决赛办在暑假,在那届比赛前,我们就知道有个项目要解散了,对选手来说就是失业嘛,我自己看着他们打了3、4年,突然就不知道面对他们。决赛开打前,选手一个个过来和我说再见,然后我还是要开开心心上去做开场,那种心情是很复杂的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比较大强度感受到这个产业的残酷。我不是很擅长去处理这种感情,所以我当下的想法就是要换个环境,出去喘口气。

  正好当时长毛(现LPL官方解说)先到龙珠发展,然后他就说CF这边缺一个女解说,你要不要来,我根本没听过CF,但我说没事,我可以试试。

  来上海报道是10月1号,结果第二还是第三天,就有人告诉我13号要考试。就13天时间,我从头开始记,把地图、赛制、选手都背下来,那天就带我去次级联赛的现场,他们随机从中抽了一场让我去讲,边上配两个解说,录像发给腾讯看,腾讯觉得OK,然后就开始解说CF的次级联赛了。

  真正走进大家视野,是那一年的CF世界总决赛,那一届在韩国办,有一位解说签证没过,我就去顶替了他,结果很意外选中了我和另一位男解说去讲最后的决赛。那次决赛结束之后,我就成了官方解说。

  我记得,世界总决赛是12月,新的官方赛季开始是1月17号,我妈妈在那天过世。我妈妈没有告诉我她生病了,她就一直说我很忙,谁要去看你啊。她讨厌用手机,所以和她联系我只能打家里电话,买手机给她,她也不用,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她那会儿说她要跟朋友出去玩,结果我妈妈没有去玩,她是去住院。

  2017年和CF的合同到期后,我希望突破项目的限制,为了有更多的发展机会,就没有续约,后来就被引荐到了Imba传媒,所以现在做刀塔、未来可能还有自走棋的工作。

  你问我为什么能胜任这么多不同电竞项目的主持?在进入电竞圈之前,我做的是记者会、发布会主持啦,那个跨度比电竞圈大多了,我可能今天还在做资生堂的美妆发布会,明天就去做无印良品的灯具发布会,后天可能做一个医疗用品的发布会,大后天又飞到哪里,做一个马拉松活动的主持工作。

  再说回来,在主持、解说电竞相关的活动的时候,最吸引我的永远是人。就是在里面奋斗,在里面拼搏的人。人生在世就要面对很多的竞争,只是说我们其他人在上班漫长的过程中,比较没有感受到竞争的急迫性,但如果是比赛的话,它就是一场定生死,今天就打这个比赛,立刻就知道命运的走向。

  我很喜欢看选手在逆风,或是一个困境中,他怎么去重拾自己的信仰,不见得是找回赢的信心,而是他重新找回享受游戏的乐趣。因为真的玩的很好、很顺的时候,可能是你忘记胜负的状态,但在比赛中要进入这种状态很困难。

  小辣椒的ID是我研究所的同学起的,我虽然看起来温柔,但有时候个性还是蛮强悍的,他们就觉得我很敢搞怪,不好惹。

  后来我自己也很喜欢这个名字,是因为钢铁侠的老婆也叫这个,我觉得天哪,她就是我梦想成为的样子。她的言行举止、穿衣风格、爱情观都是我喜欢的。

  我很喜欢上Bilibili,B站上好多神人,他们会做各式各样的电影混剪镜头,踩点配上带感的音乐,这些up主太厉害了。你看,这些(电影里的)女孩,她们是各型各色的,黑寡妇、北极星、小辣椒,每个都让你觉得是极致尤物,可是她们没有一个人是相同的。所以相信自己,你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除了工作,我也会在微博上分享一些自己不是那么光彩的情绪,我想让大家知道的是,任何人的生活都是有高有低的,有很光彩的时候,也会很难过很哀伤的时候,这都是很正常的。

  大学的时候我有抑郁症。在家,要还债养家,每天一睁眼就是钱的事情,在学校,我当showgirl同学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,因为我要翘课打工,老师也说,你这样子不行,为什么不好好念书。我知道他们是好心,但他们的建议对我不够现实。每天都很烦。

  后来我去看医生,吃了药,但我不喜欢那种感觉,就很萎靡,世界特别空洞。我觉得这不是办法。直到现在,我还是会有突然掉到负面的旋涡里的时候,很低落,对原本喜欢的东西都提不起兴趣。我想通常大家(应对负面情绪)的方法就是要铲除它,但不一定是这样,而是应该要学着和自己相处。

  当你很有动力的时候,你今天就多做一点,当你没有动力的时候,你就给自己放个假,告诉自己这样没关系,我不是前阵子多努力了一点吗。而不是说强迫自己一定要阳光积极、正面开朗,强迫出来的东西都是假的,事后还会有很强的反作用力。

  我平时看我喜欢的歌手明星,就算是那些很厉害的天后,她们都会有车祸现场,还比如Katy Perry的记录片里有一幕,在她的演出前,收到前夫的离婚通知,整个人就哭到站不起来,直到站到舞台前的那一刻她还在流泪,但还是完成了当天的演唱会。

  我很感激这些名人,愿意将比较不堪的一面表露出来,我觉得那是一种人性的光辉,是他真实的一面。而且他们有一股超常的力量,去克服这些事情,这才是我们该羡慕、学习的。

  如果类比到电竞圈,V社这一点就很反常,他们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——败者组采访,他们让大家看到有赢家就是有输家,每个人面对失败的时候是什么态度,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,我在其他赛事都没有看到过。

  我印象很深的是,在和V社制作人的电话面试中,我第一次被问到,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自己的工作、在主持中很有成就感的时刻是什么时候、喜欢主持工作的那个部分?

  我说,大家有时候看比赛的态度,就一直纠结在胜负、比分上,会忘记选手跟我们一样是很平凡的人,也有七情六欲,会开心,会伤心,会害怕,会受伤。如果通过这种有露脸的、脱离赛场之外的访谈,就能让观众想起来,这些人其实跟我们一样是有血有肉的,这是很重要的。

  我还说了一次采访经历。我那次采访的选手,打完这场比赛就要转会了,而这场比赛又决定了他原来的队伍是否能拿到职业联赛的名额,他和原来队伍的兄弟们打拼了好久,最后大家各奔东西,但在这最后一场比赛上,他还是尽力去完成梦想,帮助队伍拿到了职业联赛的名额。

  我采访的时候就问他,你加入职业才一年多,你要面对的除了场上的胜负压力,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辛苦,比如今天你们是同袍兄弟,明天可能就是场上敌人,你做好准备了吗,然后他就哭了,我也跟着哭了。

  每个选手都有梦想,但遗憾的是,最后陪你完成梦想的,不一定是一起出道的兄弟。像这么一个耐人寻味的东西,有时候就被一条转会新闻带过了,没有被强调出来。

  那是我自己,近年来最喜欢的一段采访,但它不是任何大赛上的。我很开心V社在这方面的想法和我很像——带出更多人情味的东西。

  未来我也想有机会做个类似刀塔之夜的节目,但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这次一个是感谢Imabtv编导的帮助,Imba传媒的老板们对我的支持,还有Marstv详尽的准备和企划,他们给了我莫大的创作空间,一个是归功于刀圈有这些玩家文化,还有一个就是V社制作人——我觉得他才是这个节目的灵魂。所以,可能不会再有(这样的节目)了吧。

  坦白说,刀塔之夜是我第一次深深感受到,这么多观众看到我的用心。他们会把一些印象深刻的桥段写下来,说很喜欢我当时一环接一环的问话,喜欢我的第一反应。这是我从业这么多年,第一次稍微对自己的风格有了一点自信。

  而我其实只是把大家平时在台下的样子放到台上。能让每一个采访过的来宾,得到更多人的喜欢,就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。这就代表我做对了。

  CSGO大更新 新Cache上线 还有炫酷的海豹短刀武器箱

  2019年10月19日凌晨,CSGO迎来了又一轮更新,本次更新补丁大小290.5MB,新Cache上线武器箱,以庆祝《反恐精英》20周年。

  整场赛事rating高达1.24 EG战队Ethan拿下群星联赛MVP

  19岁的Ethan凭借两张地图上1.28的rating带领其战队击败fnatic拿到他们的第二个大型赛事冠军。

  SLi群星联赛S8总决赛 八强名单出炉 今日17点排位赛开战

  今天败者组八场BO3过后,淘汰赛八强名单已经全部出炉,他们是A组的Vitality、Renegades、Mibr和Fnatic,B组的NIP、G2、EG和FURIA。

  PUBG新赛季通行证废土解读 西部荒野风情的赛季

  伴随着新赛季的来临,赛季通行证废土也随之到来,新赛季会有怎样的新样貌呢?

  Liquipedia主编:PGC是东南亚赛区队伍证明自己的好机会

  Divine战队主力队员Aleo签证被拒让许多网友感到十分遗憾,越南战队在不能以满编队出战的情况下表现如何,让大家十分期待。

  平底锅可以砸人了!伴随着全新赛季通行证:荒原的更新,一系列全新的游戏性和游戏内容改动即将一同上线,让我们来看一看官方带来的公告吧!

  多多自走棋国际邀请赛16强B组战报 Lucky末局与晋级失之交臂

  本局强弱分明,前四名与后四名差距较大,Lucky在最后一局只要吃鸡就能晋级决赛的情况下与冠军失之交臂。

  StarLadder裁判谈NaVi:s1mple没有管好队友首先动怒

  尽管s1mple个人推特并没有发表对本次比赛的看法,但比赛的摄像机还是记录下了s1mple狂暴的一面。

  SMG战队将在10月26日做客Imba电竞体验中心举行见面会

  作为国内知名战队,SMG受到了很多玩家的喜爱,我们也有幸邀请到他们在我们的imba电竞体验中心举办见面会。

  Resolut1on长文:从OG开始尝试各种队伍对我影响很大

  他们请到的第一位嘉宾是跌宕两个赛季,前不久终于如愿以偿加入Virtus.Pro的Resolut1on。

相关新闻